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67章,不不番外

作者:舒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不不想,她是这世间被遗弃之后,过的最幸福、最安逸、最富足的女子。

她的爹娘高高在上,她亦是皇上亲封的郡主,尽管她的来历大家似乎都知道,但有什么关系,爹娘爱她、疼她。

她爹因为太深爱她娘,从小三、小四后,这么多年不曾再有生育。

她和冬瑜,在这王府里,是大小姐、二小姐。

“郡主,起了吗?”丫鬟桑麻在门口低唤。

不不,其实她还有一个名字,叫冬瑾,外面的人都喊她朝霞郡主。

但爹娘还是喊不不,她也不是那个不管不顾的不不,而是要不骄不躁,不卑不亢的不不。

“起了!”不不应了一声。

慢慢吞吞的坐起身。

她长得好看,一身皮肤又嫩又粉。

顾欢喜爱这两个女儿,胜过爱两个儿子。

一日牛乳总是要吃上一杯,别人家燕窝吃起来,她家却芝麻糊吃起来。

所以不不、冬瑜的头发又黑又柔。

桑麻进了屋子,看着不不坐在梳妆台前,挑着顾欢喜才给她们买回来的首饰。

这个娘是真疼孩子,什么好看买什么,也不管她们的东西已经堆了满满几间屋子。

“郡主拿不定主意么?”桑麻轻声问。

“娘新买的这些都好看的紧,这个好看,这个也好看,今儿要去舅舅家,得打扮好看些!”不不说着,微微蹙眉。

又很快笑了起来。

顾欢喜不愿两个女儿蹙眉,说会长皱纹。

想到亲娘,不不抿嘴一笑,挑了一支飞雀含珠的钗子戴上。

快二十岁的姑娘,真真正正的含苞待放,漂亮精致中带着雍容华贵。

要说她这个年纪,亲事也该定下来,可顾欢喜挑的紧。

不管贫穷富贵,都想给她挑一个顶顶好的丈夫来。

到了大厅,十二岁的冬瑜坐在椅子上正吃着点心,那一身的慵懒贵气,漂亮的宛如仙子一般的容颜,举手投足的沉稳,让不不瞧着都自惭形秽。

同是一个娘教出来的,冬瑜却处处透着精致、雅秀。

学什么都一点就透,学的十分好。

就是皇帝来王府,和冬瑜也能聊上半天。

且冬瑜还会武功,不过知道她会武功的人很少,也就家里这几个,曾经和爹田园打了个平手。

可见其厉害之处。

“姐姐!”冬瑜温柔一笑。

“你过来了,爹娘呢?”不不坐在一边好奇问。

“抓小三、小四去了!”

“……”

不不诧异,“他们又干嘛了?”

八岁的小子,聪明之于调皮的很,简直就是混世魔王。

加上祖父实在是宠爱,有点天不怕地不怕的感觉来。

“把皇上御赐锦鲤捞起来烤了,这会子正和祖父分享呢,爹娘过去看看,到底捞了多少!”冬瑜说着,嫣然一笑。

不不愣了愣也笑了起来。

“那锦鲤我记得是赏给你的,你倒是不急!”

“锦鲤虽值钱,可那比得上小三、小四,捞了便捞了吧,下次皇上来,我再问他讨一些回来!”

“……”

不不诧异得紧。

但到底没多言什么。

她总觉得,冬瑜和皇上的关系,有点暧昧。

可冬瑜才十二岁,皇帝都三十九,快四十的人了,想来应该没什么。

“姐……”冬瑜低唤。

“嗯?”

“走吧,咱们也去看看,顺便尝尝味道!”

姐妹俩面面相视,笑了起来。

若是别人家,捞了御赐锦鲤,定会被责罚,可田园这会正帮着两个孩子烤鱼。

顾欢喜正让人来喊两个女儿,见到两人,笑的温柔,“你们来得正好,快来尝尝小三、小四捞的锦鲤,到底什么味道!”

一家子都笑了起来。

小三、小四虽调皮,但其实善恶分明,知道什么事情可以做,什么事情不可以做。

不不再次见到自己哥哥的时候,是错愕的,不过错愕之后,是欣喜。

两人约在酒楼见面。

如今的贵哥早已经不是少年时样子,成家立业后,家产还算丰厚,只是亲娘已经病的不轻,眼看也没多少时间了。

所以来问问看不不,要不要回去看一眼。

想起马氏,不不是真没什么感情。

生恩、养恩。

便是十个马氏,都不及一个顾欢喜对她的疼爱。

“我去不去,其实并没有多大的意义,但她生我一场,我若是不去看看她,太不孝了,你且等我,我回家与爹娘说说便跟你一起回去!”

“好!”贵哥应声。

自己的妹妹,多年不见,模样顶顶好,气度也是顶顶好。

他知道,不不的心不在他们身上。

无关贫穷、富贵,只因为当年的事情,让她伤透了心,什么情份都没了。

不不回到家里,恰好厨房炖了燕窝,顾欢喜见她回来,“不不,快过来,尝尝你爹特意买回来的燕窝,我刚刚喝了一口,觉得倒是比以前的好!”

“嗯!”不不笑着点头,上前给顾欢喜、田园行礼,亲切切的喊了一声,“爹、娘!”

才坐下吃燕窝。

其实味道差不多,只这爹费了心思买来的,想来花了大价钱,不免用力点头,“味道真不错,爹,买来很贵吧!”

“不贵,这是别人送的,想我为他家儿子在军营那边谋个差事,便送了我燕窝,我可没白要,给了银子的!”田园笑着,温和淳厚。

“阿爷那边可有送去?”不不问。

她曾经满心怨恨,见谁都是坏人。

在顾欢喜身边这些年,顾欢喜用真心、真情、真爱,见她教的孝顺可亲。

上门求娶的人不知凡几,爹娘挑花了眼,她也一个没看上。

依旧无关门第、权势,而是感觉不对。

或许心中还记着那个傻兮兮般的男子,说要她以身相许。

想起龙跃泽,都快三十的人了,居然还未成亲,他父王、母妃竟是一点不急,任由他这般潇潇洒洒的过。

又想着他没事总半夜三更爬她屋子,被爹抓住打了好多次依旧死性不改,不不只觉得头疼的很。

可这两年,他不知道去了何处,不来了。

她才发现,其实她是希望他来的。

因为他会带来各种小玩意,或者一条毛毛虫,甚至是一条还在蛋壳里的蛇。

“冬瑜亲自送过去了!”顾欢喜笑道。

这两个孩子,虽不是亲生,但感情却是真真好。

冬瑜她从小带到大,她曾经想着不告诉她身世,但后来想想,或许等冬瑜大些了,是应该告诉她,让她自己选择,要不要去寻亲生父母。

不不点头,“爹、娘,我哥哥来寻我了!”

“……”

田园、顾欢喜闻言,都错愕,却理解。

“你们见上了?他还好吗?”

“挺好的,只是那个人,她快不行了,大哥说,让我回去看她一眼!”不不说完,有些紧张。

虽知道爹、娘肯定会让她去,但她怕伤了爹娘的心。

“那就去吧,多带些人手,保护好自己,事情处理好,便早些回来!”

“嗯!”

不不既然要回去,她本身也会点武功,自保没问题,还会医术,也不是个蠢笨的,带着桑麻,一个车夫,两个随从便出了帝都。

只是不不做梦都没想到,半夜的时候,龙跃泽居然悄悄咪咪的爬上她的床。

吓得她一脚把人踹飞了出去。

“呜呜,你踢我!”龙跃泽摸着脸,疼的直抽气。

“你若是再上来,我打残废你!”

“没良心,也不想想,我这一大把年纪还不成亲是因为什么!”“哼!”

不不冷哼一声,上前去把人扶起来。

又见他鼻子上都是血,拿了手帕给他擦拭,“下次看你还敢不敢!”

“王府我是不敢去,你爹下手太狠了,上次打的我躺了几个月,这不得知你出了帝都,我立即跟了上来!”龙跃泽说着,嘻嘻嘻笑了起来。

想着当初喊哥的人,居然要成为他岳父,心里没来由怕。

不不冷笑。

却还是让他跟着一起。

毕竟,真要说起来,那些上门说亲的男人,又有几个是真真正正喜欢她的?无非是看重娶了她能带来多少好处吧。

毕竟她爹是王爷,舅舅不是丞相就是尚书的,舅母身份一个比一个高。

她看的分明,爹娘自然也瞧的清楚。

且一个个张嘴便三从四德,要求这个要求那个,甚至于还有人要她嫁妆丰厚些。

也就这个男人,傻兮兮的什么都不要求,被她爹打了多少回,被小三、小四捉弄多少回,依旧想着爬她院子的墙,就是被她也收拾了好几回。

他从未要求过她要怎么样,跟他在一起,总能很开心。

他并不是蠢货,只是单纯了些,把人心想的美好些而已。

龙跃泽一路上那是极尽热情,贴心。

他本是郡王,要什么有什么,狐假虎威的事情也没少干,跟在不不身边,瞧着倒是天造地设一对璧人。

到廉江府的路上,不不以为自己会伤心,会难受,亦或者会疼痛。

但没有。

很淡然的情绪,看着马氏躺在床上,她的那些姐姐妹妹都在,穿着都还可以,但没有一个花枝招展。

马氏看着不不,眼泪直流。

不不上前几步,跪在她的面前,没有喊她一声娘,只是淡淡的看着她。

马氏明白,这个孩子,只是凭着本分回来送她一层,仅此而已。

“唉!”马氏轻轻的叹息一声,闭上了眼。

不不带轻轻的落下了眼泪。

轻轻的喊了一声,“母亲!”

只有敬意,却五太多亲情。

马氏死了,不不想着有朝一日,顾欢喜也会去,便心慌难受,眼泪落的更凶。

所有人都以为她是为马氏哭,其实不然。

她只是想着若是顾欢喜也去了,世上便再也没有一个如顾欢喜那般疼她的娘。

她要回家。

她要嫁给龙跃泽,一辈子自己当家做主,想回家陪着爹娘就回家。

能接管龙跃泽的一切。

当然,她还是喜欢龙跃泽的。

临走的时候,贵哥给不不一个锦盒,不不摇头拒绝了。

至此,她和这些人,是真的不会来往了。

“若以后遇到难事,你们可以来帝都寻我,若是平常,便不必再走动了!”

贵哥心口一哽,却淡淡应了一句,“好!”

至此天涯。

这个妹妹,是真的没有了。

回去的路上,不不靠在龙跃泽肩膀上,“等回到帝都,你就来我家提亲吧!”

“真的?”龙跃泽喜不自禁的问。

“嗯,不过我爹怕是会揍你!”

“不怕,不怕,他顶多打我一顿,但肯定不会像以前那么用力了!”

果不其然,忠亲王妃带着媒婆上门提亲,田园、顾欢喜倒是答应了,不过田园出门,找到龙跃泽狠狠的打了一顿。

但比起以前的打,却是轻了不少。

不不出嫁这日,嫁妆那是真的多,从这边到郡王府,那厢头抬已经进去,这边还在往外面抬。

“这可不是亲生的啊!”

“可不是,谁都知道是捡来的,这王妃为了这两个女儿,都不曾再生育了呢!”

“天底下这样子的母亲,少有!”

议论之人,不免竖起大拇指。

是真的少有。

情深意切,感人肺腑。

不不听着,抿唇浅笑。

娘对她,是真的好,极尽天下所有一切的好。

就像龙跃泽对她的好,也是极尽天下的宠爱。

虽洞房花烛夜有些意外。

她以为像龙跃泽这样子的富贵,怕是早就妾室通房无数,却不想他还是个童子。

一次一次不行,急的他满头大汗,都快哭出来了。

若不是她不忍心,主动了些,怕是洞房花烛夜都成不了。

第一次有些疼,但也不是特别疼。

龙跃泽虽傻兮兮,但却极其温柔。

她想,她也是爱着他的,就如娘爱着爹那样。

她想着娘怎么对待爹,她便怎么对待龙跃泽,一辈子也就这么过去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