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89章 打电话给江羡

作者:谁的小哥哥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周渔没想到自己伪装得如此谨慎,还是被舅妈看出来了!
不过……我是个演员,只要自己不承认,对方也没办法,要是说了承认自己怀孕的事,不出半日全家人都会知道,那后果不堪设想。
“舅妈,你真想多了,我最近吃太多了,不信你看这都是赘肉。”周渔拉开羽绒服拉链,用力吸着肚子,尽量让紧身羊毛衫包裹的肚子看起来平摊点。
舅妈只是瞄一眼,苦口婆心的说:“小渔儿我是你舅妈,不是你爸妈,你以为我眼瞎看不出来。”凑近了点低声说:“你就是怀孕了,老实给我说孩子的爸是谁,你放心我不会告诉你爸妈。”
长辈的话能信吗?当然不能信。小渔儿坚持说没怀孕,说得那叫一个掷地有声,还原地跳了一下证明。
舅妈叹了一口气,“行,你不说我也不问,不过我提醒你一下,纸包不住火的,迟早有一天会暴露出来,好自为之吧。”说完起身回去洗碗,在舅妈眼里周渔是个长得漂亮的才女,沙坪坝排的上号的大美女。
不过……自古美女都逃不过运多舛的宿命。
……
村里到镇上有公交车,周渔坐在车上摸着肚子望着窗外发呆,身边的表弟高伟在讲他大学的遭遇,周渔没心思听,她只是在思考生下来之后的事,在想生孩子的时候他会在身边吗?如果现在自己告诉他,他会不会让自己打掉。小渔儿自始至终没有觉得江羡的错,她觉得是‘勇闯天涯’的锅,而自己怀孕,江羡问了,自己没说真话,想生下来是自己的不对。
镇上下车,高伟特意买了一杯奶茶孝敬周渔,周渔深表欣慰,“小伟,以前你跟个闷葫芦似的,没想到上了大学后,还知道照顾女孩子了,不错有长进。”
高伟笑道:“带个大美女我当然要好好表现了。”
“呵呵呵,油嘴滑舌。”
两人往滨江路约定的地点走去,半路上有个女孩子看到高伟和一个大美女有说有笑,眉头皱了皱,大步走了上去拉住高伟,指着周渔,“她是谁?”
周渔笑呵呵,看着女孩子应该是就是表弟的女朋友张静了,周渔搞怪的性格上来了,搂着高伟的手,“小伟她是谁啊?”
张静这就怒了,“小伟?你个小三还叫的那么亲切。”
小三这个词特别刺耳,周渔的脸色一下子垮了下去,高伟赶忙解释,“张静你生毛的气,这是我表姐周渔。”
“表姐?”张静愣了愣,立即堆满微笑,“是表姐啊,表姐对不起对不起。”
周渔深呼吸一口气,“没事,把我当成小三也正常。”
张静拉了拉高伟,示意表姐生气了,高伟道:“表姐别生气,张静不知道情况。”
周渔一笑,“我生什么气,没有的事,走吧去找你同学唱歌去!”
一路上张静使劲的和周渔套近乎,作为表姐的周渔带着家长的口吻拉着张静问东问西的,住哪儿、家里有几口人、买房了吗等等……问完下来,得出一个结论,这女孩子家里有点钱,在父母是开厂的,县城上2套房,重庆市区还有1套房子和2个门市。
呃……周渔虽然知道这种小年轻谈恋爱纯属于情情爱爱,哪天分手也都正常。但从条件上对比,表弟高伟是农村的,而且家里就农村那套自建房,舅舅是搞装修贴瓷砖的,舅妈是标准的家庭主妇,由此可判断,他俩谈恋爱,张静并没有告诉她爸妈,若是告诉了她父母应该是不会同意的。
即使现在恋爱自由,但作为父母的还是希望找个条件向江羡那种多才多艺的富二代,但至少不能比自己家差了吧。
江羡?
周渔摇摇头,努力学着忘掉这号没心没肺的坏蛋。情不自禁的摸了摸肚子,轻叹一声……
……
三人来到KTV,周浩的同学们早就兴致盎然的在唱歌了,见高伟带着两个女孩子来,其中一个是他们高中同学张静,另一个不认识,高伟介绍,“这是我表姐,今天团年特意带她来玩。”
“嗨,几位小帅哥,欢不欢迎我这位老阿姨。”周渔笑盈盈的挥了挥手。
一个名叫彭斌的同学说:“表姐你才多大那能是老阿姨,小姐姐才对。”
“呵呵,挺会说话的。”
入座,唠嗑,唱歌。
高伟点了一首《你最珍贵》和张琴拉着手对唱,周渔靠到沙发上看着两人腻歪,这是觉得自己的表弟挺会攻略女孩子,然后又想起了江羡……他也一样很会撩女孩子,而且还是那种没心没肺的乱撩。
周渔拍了短视频发闺蜜群:【看呗,一个00年的老阿姨和0506年一起玩,完全没有代入感,全是一道道无法逾越的代沟,清欢我老了。】
洛清欢:【谁叫你找小男生玩的,难道你想老牛吃嫩草?】
枫林晚:【那个穿格子衬衣的弟弟看起来还挺帅的,小渔儿你要是没兴趣,姐有兴趣】
周渔:【一个个光打嘴炮,现实中全是恋爱菜鸟装什么装。】
童司司:【】
洛清欢:【哪里比得上司司段位高套路深,早就瞄中了江羡,一下手就准了。】
童司司:【姐厉害呗,你们三个一人转一千块来,我给你们开课程教你们如何斩男。】
枫林晚:【不稀罕,姐这几天忙着呢,忙着每天相亲蹭吃蹭喝。】
童司司:【羡慕】
枫林晚:【羡慕?我打死你信不信,说吧你家阿羡在干嘛,我想他了。】
洛清欢:【呵呵呵,我也想你老公了。】
童司司:【……他在院子里商量着要不要挖一个泳池,以后带双胞胎游泳。】
洛清欢:【羡慕大房子,总有用不完的地儿。】
枫林晚:【更羡慕你们的孩子,出生之后含着金钥匙的人生赢家。】
周渔看到枫林晚的这条消息‘含着金钥匙长大的人生赢家’就莫名的心痛,摸了摸腹中的宝宝。
“表姐别一直玩手机,来唱歌。”高伟唱完递上话筒。
“唱!”周渔需要发泄。
“各位安静,表姐要唱歌了,我表姐唱歌贼好听。”
周渔笑了笑,“嘴真甜。”
起身来到中间点了一首《青花瓷》,这首歌目前在当下大火,KTV必点,周渔要唱这首歌的的初衷之前怀念那个盛夏,那个江宁,那个南郊公园,她和司司去当江羡的模特的时光。
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浓转淡
瓶身描绘的牡丹一如你初妆
冉冉檀香透过窗心事我了然
宣纸上走笔至此搁一半……
周渔的歌声很甜美,这首歌是她最喜欢的一首,唱了不下一百遍了,不过此时再唱,却感受不同,感受到枫林晚那句‘含着金钥匙长大的人生赢家’,突然就很难受,觉得腹中胎儿投错胎了,自己不能给他幸福的生活……
歌声是最能打动人的,沙发上所有人沉寂在周渔的歌声里无法自拔。
釉色渲染仕女图韵味被私藏
而你嫣然的一笑如含苞待放
你的美一缕飘散去到我去不了的地方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炊烟袅袅升起隔江千万里
在瓶底书汉隶仿前朝的飘逸
就当我为遇见你伏笔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月色被打捞起晕开了结局
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你眼带笑意
色白花青的锦鲤跃然於碗底
临摹宋体落款时却惦记著你
你隐藏在窑烧里千年的秘密
极细腻犹如绣花针落地
帘外芭蕉惹骤雨门环惹铜绿
而我路过那江南小镇惹了你
在泼墨山水画里你从墨色深处被隐去……
一曲唱完周渔长呼一口气,转身微笑,“唱的怎么样?”
众人拍手夸赞。
彭斌看着MV,“我怎么觉得MV里面那个穿旗袍的女孩子和表姐你长得很像呢?”
高伟拍着彭斌的肩膀自豪的介绍道:“那就是我表姐,这首歌是我表姐闺蜜老公创作的,穿青色旗袍是我表姐,白色旗袍那位是童司司,和我表姐一样是个才女,上网搜童司司,有她跳那个啥《霓裳羽衣舞》的视频,超震撼!”
“搜到了,这位童司司跳舞还真不错,表姐你跳舞也不错吧?”彭斌问。
“还行,司司比我跳的好。”周渔并不是个爱嫉妒的女人,在她内心一直觉得司司是最优秀的女人,而自己和江羡也只不过是一次错误导致的,她绝不会因此嫉妒,以及去打扰他们的幸福生活。不过……作为女人的话,她内心会有那么一丝丝的不公平,是觉得对腹中孩子的不公平。想到这些小渔儿就心口闷,“你们唱,我去拿点吃的。”
“我陪表姐去。”张静起身挽着周渔的手走出包间,来到吧台零食区挑选吃的。这时候有几个当地的混混唱完歌醉醺醺的路过看到零食区两个漂亮的女孩子,其中一个光头趁着酒劲上去,从后面搂着周渔的肩膀,吓得周渔一哆嗦,拉着张静后退两步,呵斥醉醺醺的光头,“干嘛。”
光头在这一带是有名的地痞流氓,不过他也有钱,是搞砂石生意的,有钱有势而且白道黑道都有关系,人就飘了,毕竟这是小县城又不是大都市,县城里的人都知道光头强有钱还挺横的。
“我们走。”周渔是个理智的女人,拉着张静就要回包间。光头强拦住,“美女你挺漂亮的,叫什么名字?”
“让开。”
“还挺倔的,这样……”光头强借着酒劲从LV的包包里拿出一叠钞票递给周渔,“一万块钱给你,陪哥去吃个饭看个电影。”
周渔理都不理,举起手机,“让开,要不然我报警了!”
光头强好歹也是镇上的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一直以来看上的女孩子,只要自己使用钞能力,没有拿不下的,如果有那就是钱不够!
“两万!美女你开口,哥今晚多少钱都出!”
“……”周渔无语白了他一眼,觉得还土鳖哦,她算是在大城市混的,见过江羡、江山他们这种大佬使用钞能力装逼,档次不一样。而眼前这位小县城的光头强拿着几万块钱装逼撩妹,周渔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真土!
张静惶恐中给高伟发了条微信叫他们快点过来。
很快一群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冲了过来把周渔和张琴护在身后,指着光头强,“干嘛?”
周渔是没想到张静发了微信,要不然就很小的一件事情,自己不去推脱就行了,对方在横,也不敢大白天的抢人。现在高伟他们一群人冲过来了,事情就复杂了。搞不到就要打架。
高伟指着光头强,“是不是这个关头欺负你了?”
周渔拉着高伟,“没什么,我们去唱歌。”
光头强他们都是狠人,平时搞砂石生意就没少打架斗殴,此时本想撩一撩这位美女,没曾想一帮愣头青还要英雄救美嚣张跋扈,这让光头强他们很不爽了,道上混的才不会讲道理,借着酒劲一脚就把高伟踹到在地,“傻逼玩意,在劳资面前横。”
彭斌他们见好兄弟被人踹了,哪想那么多,破骂一句“曰你妈”冲上去就打,于是两边在KTV打了起来。
周渔已经踏入校园,自然是知道打架打输打赢都伤钱伤身体,不是一个家庭能承受的,而且这群人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于是让张静报警,她上去劝架。
光头强打架很狠辣,抓起旁边的凳子就朝高伟的头砸去。周渔见状冲上去拦住,光头强一把推开周渔,“爬开点。”才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周渔一个弱女子被他一把推开仓促的退了两步,肚子撞到了吧台的菱角,“嘶~”周渔直感觉肚子一阵疼痛,弯下身子倒在地上捂着肚子。
“表姐。”张静见状跑上来把周渔扶起,惊讶的看到小渔儿的裙子下流血了,“别打了,出事了。”
所有人望向这边,见那位美女流血了,光头强他们卧槽一声,倒也不怕,只是说了一句,“小子别让我再见到你,草!”补了一脚,慢悠悠的招呼弟兄离开。
高伟被打的鼻青脸肿,其他几个同学也是如此,虽然横,但比不上光头强他们狠!
高伟爬起来赶忙上去把周渔抱起来,看到她裙子里流血出来了,也吓傻了,“什么了?”
周渔此时脸都疼白了,感觉腹中胎儿是不保了,“打电话。”
高伟慌张的说:“打了120了,马上就来。”
“打电话给江羡!”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