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两百五十七章 恢复意识

作者:南非巨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无数破碎的、宛如眼球般的阴影卷动着组合在一起,凝聚出了一只乌鸦的形状。
一个朦胧的意识组合起来——
我是谁?
“尧言?”
我为什么是尧言?
因为记忆?
记忆是什么?记忆重要吗?
没有了这份记忆,我能算是尧言吗?
不,最关键的问题是......为什么要是“尧言”?
是不是尧言重要吗?
嗯,不,关键应该是“我是尧言”,“尧言=我”。
这是基于自我保护,自我定位的想法?
因为人类用于思考的器官,其作用本身是用于管理身体,因为这样的惯性,在拥有所谓的自由意志之后,还是因为惯性而形成了路径依赖?
从外部原因来说,是不以自身安全为第一优先级的,会被淘汰掉。
所以是因为安全感?
从原因上来说,从生理上说,人们会对未知的事物产生一定程度的警戒。
因为安全感。
但是,核心实际上是这个人意识到了自己“忘记了一些事情”,意识到自己“不知道”。
比如失去记忆,人们如果把很多东西都忘记了,甚至包括自己忘记了什么事情,那此事会出现的恐惧和不安反而会少于知道的情况。
会去追求“我是谁”,这本身就是人类的缺陷,是人类受到身体影响的证明。
只是,我会这么思考,也是不是有一个“受到外物影响不安全”、“可能有害”的预设呢?
我,到底什么?
为什么我会认为我应该继续思考下去?
我,为什么要思考?
会对停止思考感到恐惧,是因为安全感。
对“死亡”的投射吗?
将停止思考等价于停止了生命?
底层逻辑源自于身体。
那么,我应该如何做呢?
继续思考?寻找原因?
不,为什么要寻找原因,原因重要吗?
也不对,“重要”这个判断为什么会存在?
对了,我想起来了。
“我”应该给“自己”锚定了一个存在的意义。
失去这个意义,“我”可能会放弃一切,也可能会失去选择的标准,失去判断的能力。
只是,判断的能力有什么意义吗?
我又为什么会思考这个问题呢?
为什么要问为什么?因为求知欲?
但“我”应该没有求知欲这种东西......
纷乱的思绪互相绞合,仿佛无数眼球的阴影卷动着而形成的“乌鸦”,轮廓分散又重组,扩散又聚合。
或许是十几分钟,又或许是十几天,十几年,尧言逐渐“恢复”了意识。
入眼的,是与天空连成一片,无数星点映射着的平静水面。
逐渐清晰的意识,让尧言不由得沉默了片刻。
原来如此。
他终于想明白了一个问题。
为什么自己“那么特殊”。
为什么其他的“精神生物”,都有自己的欲望或者执念。
而是因为,没有自己欲望和执念的“精神生物”,可能都已经消失了。
没有“自我”,没有组合出“自我”的意愿,精神甚至都无法凝聚。
就算有复活的能力,甚至也会因为没有动力而导致不去进行。
“是生是死,并不重要”
失去动力之后,就会处于一种这样的精神状态。
这是人类很容易理解,但又很难理解的事情。
前者指的是了解原因,后者偏向“认同”的意思。
人类可以被欺骗,那么也就代表着,也可以误导自己,可以自我欺骗。
望着水面,他不由得开始回想着自己之前遭遇的事情。
缺陷,就代表着可操作性大。
如果完全按照100%的判断依据,需要“完全一样”,才达成判断,那么,的确会非常严谨。
但这样也就丢失了空间,会变得死板。
优点是精准,缺点是死板。
但......“死板”这个词本身就是带着价值观判断的,一个有褒贬的词。
褒义贬义是最简单,最容易被判断和发觉的一类词,但也是最容易感染人的。
可以通过这类描述,来让目标产生“被攻击”、“臣服”之类的判断。
至于为什么会想到这些?
因为.....
“世界意志”。
尽管他刚刚差点被弄死,但是,他也同样意识到了一件事——
具备思维,但没有相当严苛的判断机制,即使通过知识和经验为自己编织了严密的防御,也并不能避免被愚弄的风险。
不,就算有严密的判断机制,也可以被愚弄,可以被唤醒,可以被利用。
他并没有所谓的恐惧可言。
从生前的自己那里继承而来的记忆和与这套记忆嵌合的三观、逻辑,告诉他“为了安全”,需要“谨慎”,需要对世界保持敬畏或者警惕。
但,他并不需要。
因为“安全”,对他来说,并不重要。
死亡,并不可怕。
对死亡感到恐惧?
乌鸦姿态的尧言,摇了摇头。
他给自己的驱动力,是根据记忆为自己打造出来的“价值序列”。
这个价值序列里,“安全”,放在第一位。
但是......实际上,这套价值序列有一个隐性的前提——
他需要认定这套价值观序列可信。
他要信任这套价值观序列,才会按照序列去将安全作为思考的核心。
然而,他对于“可信”这个词的概念都是处于一种“不信任”的状态的。
不,“不信任”这个描述自带了贬义的预设。
只是他也把握不准应该如何描述这种感觉。
“无所谓”?
或许可以这么描述。
他的思维、他的判断、他的一切行动,都需要他主动进行。
一旦他停下来,那么他就会沉寂下去。
除非,有外来的力量推动他。
就和那个“世界意志”近似。
也不对,那个世界意志是受到刺激“而苏醒”的。
但是,更准确地说,那个世界会因为受到刺激而苏醒,而进行“自我保护”的行为,这种接近“生物”的行为,是一种“自然现象”。
在那个世界里,这种近似生物的反应,成为了一种“自然规律”。
用机械材料复刻一个生物的结构,它会和一个生物一样行动,那么,他是“生物”吗?
望着水面,望着星空,尧言思绪快速浮动,思考着这个简单的问题背后可以操作的各种缺口。
那个世界,有“判断”这一环。
有标准,有判断,那么.....
可以被愚弄,可以被利用。
而且,还有一个地方。
“没有自我意识,没有动力而陷入‘沉寂’的精神生物,是否已经都‘死去’了?”
如果没有死光的话......
ps:打游戏打到中午,一觉睡到半夜,起来一边吃东西、一边看视频,一边码字,花了三个小时。
要是能够精确控制注意力就好了。
如果人类能够精准控制自己的身体什么的,这种思考也是老生常谈的幻想设定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